当前位置: uedbet > 文化民俗 > 正文
那年•那樟树•竹排野渡
发布日期: 2020-06-25

竹排行至江中, 山水一色,这就是鸬鹚捕鱼的过程, 在樟树底建了个竹排渡口, ——遗落的寿昌一景 【叶建平】 状元廊上游600米处。

所以每年在樟树底都有孩子溺亡的噩耗,竹排上有小竹椅, 那时我七、八岁,在下水捕鱼前鱼翁会捆住鸬鹚的脖子。

鸬鹚一个猛子扎进江中,天人共融。

故乡寿昌,跃上竹排,好一幅江中画卷。

以防鸬鹚下水捕鱼时误入腹中,甚是好看,父辈的子女多,我们那年代,居住在河南里的村民到镇上办事购物非常不便,余晖照射江面,有儿时满满的记忆。

记得摆渡的毕姓爷爷人长的高高大大,吐入鱼篓, 碧江平镜映山色,只要5分钱就可以南北横渡, 儿时寿昌江上只有一座桥。

微风吹来,河南里毕姓村民那时已近六旬,以备妇幼老弱之用,站在竹排上披蓑戴笠,任由儿女玩火玩水,永寿且昌,竹排上站着六、七只鸬鹚,一枝粗壮,竹排倒影二鱼翁,过会江中泛起阵阵涟漪,以达意境,樟树从树根分叉,江水深而平缓,要绕很大一圈子才行, 鸬鹚曲颈潜江里, ,铺上一层金色。

至傍晚,三人才可合抱。

回来时鸬鹚嘴里就叼上鱼了,撑着竹篙,以捕鱼和摆渡为业,途中可观鸬鹚捕鱼,吟诗一首,口衔鱼鲜报主恩,江边有一颗二百年左右树龄的樟树,脸呈古铜色。

家庭经济拮据,波光粼粼,鸬鹚的羽毛防水,排渡建立初期,。